鬼宿千寻

胜→出←轰

胜出和轰出就像是天下CP站队的拐点,幼驯染Vs天降;红玫瑰Vs白玫瑰【虽然我轰总是红白玫瑰合体╮(╯▽╰)╭】;朱砂血Vs白月光;一个惊艳了时光,一个温柔了岁月;一个是历经曲折带着宿命的归属,一个是糖糖糖糖的Happy Ending。
不论和谁在一起出久都会幸福,但难的是选择。真真的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个人比较偏好幼驯染,蜿蜒曲折千帆过尽后,仍是你。

回家的又一说法

你站在无法追逐的尽头—叶翔

BGM:尽头 _刘丞

本来是想写给 @习习的幸福由我守护 《情理之中》的文评,结果写完才发现我只是在写翔翔的人物心理。Ps.第一次想写文评,我其实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什么_(:з」∠)_

单纯觉得这首歌很适合叶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等在这里 城市出口 我不再拥有】
       孙翔开车从杭州返回上海,车在高速上缓缓的行驶着,那颗因为见到叶修而躁动的心,渐渐平复下来。看见前面的指示牌标着向右行驶,下高速驶往上海,用手带着方向盘向右开去。当过了收费站,孙翔心里一阵失落,好像出了地界之后,他们就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。车速慢慢缓下来,在路边停靠着。娴熟的打开遮阳板背后的夹层,拿出一支烟,并没有点燃,只衔在嘴里。这支烟是在叶修不注意的时候,他偷拿的。回去的路上,想到叶修便会拿出来衔着,好像自己还没离开叶修,才能让自己忍住——不掉头回去找他。明明才见了面的,孙翔不禁在心里鄙夷自己。


【我在注意 你的借口 没什么补充】
你对我说,战队才刚起步还有很多事要做,所以先走了。
你对我说,网游里的高级材料对战队很重要,所以组队刷本去了。
你对我说,轮回很适合你,所以你放心的把我交给他们。
……
你对我说,试试,可你根本没想过给我机会。所以到最后——你依然放弃了我。


【好陌生 好熟悉】
      你打了我一巴掌,因为我那句话。我心虚,知道我错了。你冷漠的眼神,和之后悔恨的眼神,都让我感到不安。好像你一直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待我,可我细数之后发现并没有,只是我经常梦见你用这样的表情和眼神对我说话,而我却听不清你在说什么。


【快乐像褪了色的黑白曾经】
      所以就这样结束了。只是玩玩。试试的机会用完了。这期间对我一点心动都没有。只是怕影响我季后赛,所以才敷衍配合着表演。那些曾经因为你的回复我消息,而振奋的睡不着的日子;因为你和我温存,你对我温柔无奈的眼神;因为你答应我试试,而产生想把全世界都给你,想把你属于我,昭告全天下的心情。显得多么的…多么的愚不可及。


【你站在无法追逐的尽头】
      好强!枪王一枪穿云,三点五秒,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朝他撞。接下来的三秒。 孙翔依旧清楚地记得,在那一瞬,慢,太慢,相比起叶修的操作,相比起君莫笑的动作,他所做的一切都太慢。自己毫无招架之力,自己被彻底的碾压。 
      叶修,三连冠王朝战队缔造者,荣获4届“最有价值选手”(MVP),两获输出之星、一次一击必杀、一次单挑之王,与苏沐橙从第4赛季-第7赛季连续四年被评选为“最佳搭档”。在第10赛季从常规赛到总决赛的45场个人连胜(常规赛37连胜),荣耀最高APM764的创造者。
     没有一点预告,你再次宣布退役。我还来得及……来得及追上你么?


【我给你爱的自由 所以我毫无保留】
      手术之后,回到车上,翻来覆去,呆呆地看了快十分钟照片,直到某一刻,陡然一个惊醒,手忙脚乱地把照片塞回袋子里,像是被烫到手一样,往后坐甩手一丢。
终于露出了惊慌和痛苦的神情,慢慢地倒在方向盘上,深埋着头,右手握成拳抵在唇边,肩膀颤抖,需要死死地咬住食指才能压住身体内部肆虐的哀鸣。
其实他自己是没关系的,虽然会有一点麻烦,好像……也挺好的。但叶修不是啊,他皱起的眉头,勉强的笑容,严厉的话语,还有那一夜的烟头,孙翔知道,那些就是叶修的答案 。
所以我什么也不要了。只要你,叶修。


【也许你不再回头 才让我看到了最终】
      叶修,这么久了,你真的没有一点喜欢我吗?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在玩我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……我还要变得多好才可以?你告诉我啊! 拼尽了全力去追逐这个人,但仍然毫无结果一样。
      在追逐的一路上。只要自己稍稍靠近一点,越过了叶修心中划下的界线,叶修就会把他往外推,因为叶修一早就给他判了死刑——我的荣耀,与你无关。
      如果说孙翔和叶修之间原本有一百步的距离,孙翔已经一个人走完了九十九又半步那么多。可是他走得越多,越发现他们相隔之远,越是接近,越是难以逾越。而最后这遥遥的半步,终于让看清他们之间巨大的不对等。他可以接受叶修一动不动,他来走就好,走完全程也没关系——但是叶修,你总要回头看一看……看一看
     连一抹回头的目光都不肯给,他靠得再近,也只能遥望背影。如今他站在半步之外,清楚地看见这背影是如此的坚决彻底,像一块冷漠的冰。是否曾有人让他融化过?真羡慕啊……他想他做不到了。


【这种尽头叫放手】
算了,就这样吧,这次我真的要半途而废了……    

我放弃,我放弃

叶修,原来你说的是真的,真的好难呀!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

死心了,所以这一次,真的决定放弃。

 “打扰你这么久,真是不好意思……以后不会再烦你了。”


【离开这里 离开过去 爱去到哪里 】

      世邀赛之后,我出去散心,以为远离你,不去想你,便不会继续犯傻,继续爱你。可偶遇周泽楷,到生死之交和队长的告白,心里从惊讶逐渐变成不敢置信的混乱,我不知道我是否该接受这段感情,有一瞬间我想的是,叶修呢?我想要拒绝,可看到队长的眼神,我说出口的却是:好。我这次大概是真的要离开你,把你甩在身后了吧。

      队长对我很好,可有些时候又会觉得自己很卑鄙,这样对队长太不公平了。我要认真对待周泽楷,周泽楷他那么好,我怎么能辜负他,还去想你呢。

      我想我应该是忘记你了,没有再想起你,能和别人正常的谈起你。可张佳乐却怪怪的,大概是一孕傻三年吧,哈哈。我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你呢,周泽楷最好了。


【你的消息没有痕迹 还有什么关于你】

      手机坏掉了,去买了新的。旧手机的历史消息照片全都消失了。就这样,关于你曾存在于我生命的证据消失了。关于你,关于我,关于我们,没有了一丝可寻的踪迹。好在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【好陌生好熟悉】

【快乐像褪了色的黑白曾经】

【你站在无法追逐的尽头】

【我给你爱的自由 所以我毫无保留】

【也许你不再回头才让我看到了最终】

【这种尽头叫放手】

【放纵不会让你觉得勇敢】

     《覆水难收》——那本书的名字,写的什么:有人哄你笑,给你春花和秋月,夏天的凉风,冬日的暖阳,万里晴空和大雨中的伞。你无法不喜欢。但有人让你哭,给你苦夏和凛冬,深秋的寒蝉,暮春的残红,你却冬天饮雪水,含笑吞毒酒。什么破书,想到这,又灌下一口啤酒。可我知道自己完了,心中有什么东西急速塌陷,却发不出一丝呐喊无声加剧了绝望。一直以来小心翼翼和伪装被撕得粉碎。就这一次吧,心里想着,为那个人再懦弱一次,就一次。

     为什么要吻我?为什么不放手?为什么要.....让我看到机会?明明已经结束了不是吗?不行,不能这样,这算什么。用尽全力的离开。不要这样,叶修。这样的你,让我害怕。


【疯狂不会让你觉得浪漫】

      连夜回了上海,把东西带回来,把一切都还给你。那一页彩超也好,一叶之秋的水晶球也好,统统还给你。一叶之秋的账号卡等我玩够了……哦,你不喜欢听我这么说?好,那我换一个。等我玩腻了,我会把它交给合适的人的。就这样,以后互不相欠。

      现在我把我的爱全部变成恨,恨那些摇尾乞怜让自己难堪痛恨的画面,恨眼前这个人把自己变成了这副的模样,更恨轻易受你情绪挑拨的自己。从爱的铭心刻骨到恨之入骨,叶哥你真行啊。

     话说一直想这么做很久了,叶秋——你是叶修的谁呀,他是聋了哑了还是残了,要你在这瞎逼逼。虽然和叶秋打了一架,但更让自己不安的是叶修,在这里自己得不到丝毫安全感。

     终于离开了公司,电梯镜子里的自己的黑色头发又长了出来,黑金混杂,真难看。算了吧,没力气去计较了,剃光吧,消失吧,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跟着毁灭吧,连带着我自己。


【如果爱你只是一场意外】

     第一次看见一叶之秋是在乐乐他们的电脑上,真的好威风,迷上你大概也是从这开始的吧。


【宁愿回到从前不远醒过来】

      如果没有遇见你就好了,如果直接去轮回就好了

【你站在无法追逐的尽头】

【我给你爱的自由】

【所以毫无保留】

【也许你不再回头】

【才让我看到了最终】

【这种尽头叫放手】

【这种尽头叫放手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先入为主的周翔,意料之外的叶翔,情理之中的羊习习。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话。

谢谢太太写的这篇文!!!

 


拾级而上(一)【19天/贺红】

私设有,所有的OOC属于我

初中后,人对命运有个自的选择或被命运所抉择。
展正希本该和贱贱一起上高中、大学。也许最后也会一起工作吧,可惜,只有展正希站在了高中的大门前,而贱贱则迷失在一段他所不知道的时光里。

贺天,他,当中考结束不愁前途,父母给他安排好了一切,出国也好,在国内读书也好,他都将获得最好的。
莫关山,在初三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不读书,接收饭馆,给老太婆养老送终,然后就这样过完这一生。

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计划。当中考结束,他将这一切告诉老太婆,可惜老太婆并不领情,骂道"我还不至于要你这臭小子养我,你也不打听打听,菜市场哪家不是说我精神着呢,你小子可别咒我,滚滚滚,该干嘛干嘛去。"

没错,老太婆一把年纪了还在卖菜,每天起早贪黑,骑着她的小三轮去菜市场抢摊位,虽然钱不多,可按老太婆的理论:补贴补贴家用还是足够的,我可不指望你这臭小子。
莫关山想早点接收饭馆是因为发生过两次事故。

一次是老太婆去卖菜那天早上,雾特别大,老太婆眼神又不好,在拐弯处,和一辆轿车发生了擦挂,小三轮不受控制连人带车倒在了一旁,幸亏司机并不是缺心眼的人,急忙把老人送到了医院,拍片检查,发现并没有骨折,只有轻微的脑震荡。等莫关山中午回家发现老太婆还没回来,被告知老太婆被撞了,急忙跑到医院的时候,司机已经离开了。

莫关山心情急迫地推开门,却发现老太婆自己却还乐呵呵的和临床的病人聊起家常,老太婆一转头看是自家孙子来了,一股嫌弃:"你怎么逃课了,回去给我好好回去上课,你看看隔壁李家的儿子次次考试年级前十,还获奖学金……"莫关山气得不打一出来,觉得自己真是多虑了,这老太婆还能再骂他个十几年,于是二话不说转头就走了。走到半路想起老太婆抠门的小心思应该还没吃饭,去打包了一些菜给她带过去,结果又是一顿臭骂。

“你个臭小子,医院这个吸人血的地方,你还给我乱花钱,好不容易那司机给我留了3000元,你就给我这么败家"说着要拿枕头打红毛,结果不小心腰闪了一下,"哎哟喂,我命怎么这么苦,净摊上你们这些祖宗。”之后便是一片无言。

最终还是红毛先起身,闷闷地说了句:"我去上课了。"便离开。但当走到门口,拉开门的那一刻,莫关山不自觉的回头望了一眼,便看到老太婆偷偷摸着眼泪。

第二次是老太婆下雨天去田里择菜,脚下一滑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起不来,当红毛起床发现老太婆三轮还在,唤了几声却没人应,看了眼越下越大的雨,转身冲入雨中,来到菜田,看到老太婆倒在田坎,挣扎着要起身,身上大片的泥浆,红毛喉咙哽咽了一下差点要哭出来,连忙去扶她,"摔哪了?""…腰",沉吟了一下,红毛想将老太婆打横抱着,可一个初中生的身体还不足以做到这一点,两人差点又要再次摔倒在田坎,在田坎沉默了一会,老太婆颤悠悠的说道:"去叫李叔来。""等着我,马上。"转身在雨里狂奔。
砰砰砰~
"李叔!李叔!"门被打开,李叔本来是迷迷糊糊低着头开门,看到关山全身湿透了,惊道:"怎么……""我家老……我奶奶摔倒了在田里。"便拉着李叔跑。

等李叔将老太婆抱起来,莫关山跟在他们身后打着伞,心一阵抽搐,怨恨老爸为什么不在这里,为什么要做那种事,更痛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。

在那一刻发誓要保护老太婆,把老爸没做到的做到。医院住了4天,老太便吵着要出院,莫关山拦不住。但自那以后老太太便落了病根。

七月,红毛找到一个饭馆的工作,其实也就只是打下手,什么都做不了。

因为在中考完后,红毛决心重开饭馆结果却发现,他想的实在是太简单,经营饭馆不止需要厨艺,还有采购,餐桌,厨具,菜品,服务生,可哪样不需要钱,本来家里已经没有多少积蓄了,而老太太也是铁了心不开饭馆了,不会资助他。

想开饭馆就要去借钱…可他家本就债台高筑。如果饭馆经营良好,应该能够回本;可一旦失败……他现在还不足以承担失败,失败的代价太重了。

红毛选择先打工积累经验。在打工的时候,以前的哥们偶尔会过来聊几句,谈谈他以后应该会继续读书,之后再去上个技校。"我爸想的是,现在能读就读又不是养不起。现在社会上哪样不要学历,当然除了卖体力活的那种。你说我们这种人以后能干啥?"说完猛抽了一口烟,"你呢?就打算这样过?""先打几年工吧。等之后存够钱就去开饭馆。而且这离家近,好照顾老太婆。"之后两人又聊很多,东拉西扯谈天说地,直到之后老板让红毛去厨房帮忙。
"嗯,你去吧,我再坐一会就走。""行。"说完灭了烟,直起身离开"等一下,关山…你真的决定了,就这样?"莫关山停下脚步,回头认真的看着他说:"嗯。决定了。"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,看到他眼神的一刻,只是说了一句:"嗯。加油。"

8月马上就要结束了,老太婆看莫关山一点也没有要去读书念想,劝也劝不住,只好默默叹气:和他爹一个样,选好了就不改了,脾气犟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下午,老太太出去串门,和社区物管的蔡姐谈起这个事,蔡姐也跟着老太一起叹气,不住惋惜,关山那孩子她见过几次,挂着彩,应该是刚打完架回来,身上戾气太重了。说实话,她是不太看好不良少年的,但辍学这事确实应该慎重考虑一下,怎么着还是要继续读吧,再穷不能穷教育。

蔡姐宽慰了老太几句,想起之前政府有下发文件说要征兵,问了一下关山的年龄,"哎,这年龄刚好,政府今年下发了指标说要征兵,他现在既然不想读书,当兵也还是不错的,而且这还是政府补贴,如果优秀还可以升官,退役之后政府还有可以推荐工作。"蔡姐越说越觉得有门,"你看这可是国家保障,保险!和老师护士一样铁饭碗。你回去问问关山他愿意不?要行,8月30日前来我这签申请书,之后再统一去检查身体。"老太沉吟了一下,问:"可你知道关山他爹?""这个…………我帮你去问问。""行,我回去就说叨说叨他。""哎。你可得和他好好说。"

当红毛晚上回来便看到老太坐在饭桌旁等他,红毛知道老太婆又要劝他去读书,"我不去,你就别浪费口水了,早点去睡吧。"准备一脚跨过去。

"你站住,我还治不了你了是吧?书我也不劝你去读了,政府那边有指标你去当兵,省得你在家天天转的我烦""不去。""你是成心要气死我是不是!你爹是这样,怎么!我连你都管不了了!"说完,眼泪止不住往外流,老太太一边用手背擦眼泪一边絮叨,"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呀!"莫关山不去看她,回房间碰的关上门。